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网络

我在火葬场工作这5年

2018-11-07 10:44:11
我在火葬场工作这5年 时间过得真快,烧了多少神我没记住,转眼就快到中秋节了,火葬场休假。

我约好晓凌去逛公园。

长这么大还没有去过公园呢,应当说是没和女孩子逛过公园。

市里有个森林公园,我就纳闷,树有什么好看的?在农村有很多树。

我和晓凌来到公园,这里人挺多。

晓凌今天打扮得不是一般的漂亮,我的虚荣心得到了空前的满足!回到火葬场时,已经夕阳西下,我见灵车底下躺着一个人,穿着一双回力运动鞋,是大力。

他在干嘛呢?我站在车旁,1敲车身,大力受惊,马上从车底下爬出来,只见他一脸机油!他往地上吐了几口唾沫,很恼火,道:“敲啥啊!” 我一看,不得了,估计被我一拍,机油漏下来了,淌了他一脸,还流到他嘴巴里了!我赶忙道歉。

回到宿舍,他立即去洗脸漱口,然后对我又是一顿狠批,说我吓他,害得他吃机油。

今天真倒霉!事事不如意。

大力说:“今晚你和晓凌得帮我个忙。

” “啥忙?” “出车。

” 这兄弟真勤奋,中秋都不闲着啊。

大力说:“今晚十二点前要赶去钵兰街,那儿有个死人十二点前要出屋。

今天是十四,家属要求不留过十五,所以今晚要去拉过来。

” “噢,八月十四嘛,又不是七月十四。

这家晚辈真不孝顺,中秋节都不让死去的家人过。

”我道。

“那是人家的事了,我们奉命就是。

”大力说。

“噢,好哇。

那我去跟我爸打个招呼。

”晓凌说。

“不用了,我和7爷说过了。

走吧。

”大力说。

我们走向灵车。

此时,月挂中天,银辉遍地。

钵兰街位于城南,离火葬场挺远,我们对钵兰街那边不熟悉,所以必须早点出门。

大力几下把车修好,我们坐上车。

这次我却没有抢着车开。

三人坐好,大力开动汽车,奔城南而去。

月亮当空照,路上人烟稀少,都在家吃月饼呢吧。

我们无心赏月,在灵车上赏月,总觉得阴气沉沉。

快到钵兰街时,10点不到,离约定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。

可在钵兰街转来找去就不见钵兰街三巷,二巷和四巷之间只有一个胡同,胡同才三米深,没有路牌也没有房子。

虽然不急,可没找到死者家属也让我们捏了一把汗。

此时,灵车“突突”几下,熄火了。

我对大力道:“大力,你的修车技术很差啊,治标不治本。

” 大力奇怪地说:“没有啊,我就查了下机油,看了下发动机。

离合器也没问题啊。

” “可你看现在熄火了。

晓凌,下车,下车。

”我推晓凌。

我们相继下车。

大力打开坐椅下的发动机检查。

“没事啊。

”大力说。

晓凌凑过来问:“是否是没加水啊?” 我想笑,道:“你以为是手扶拖拉机啊?汽车哪用加水呢?没见识。

” 大力说:“我再看看,你俩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