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游戏

菊落满地伤一

2018-11-02 12:21:02

菊落满地伤(一)

十月的杜丁山,苍凉渐入双瞳,那曾经爱人的苍萃转瞬间已被寒风蹂躏得伤痕累累,或红或黄的树叶挂掉在树杆疲惫的枝丫上,孱弱得不堪任何一击。坡上那原本绿茵茵的小草,也在霜寒的淫威中变得憔悴不堪。只有那瘦瘦弱弱的山菊花,还在那贫脊的土壤里蔓蔓延延的开着,似乎要与那严酷作垂死的搏击。

山坡上的一所青冢上已有不少绿草依附在上面,只是没有春天那般鲜艳,有些许山菊的种子已在那青冢边缘生了根,开出些零零散散的花来,显得孤清而凄美,亦如那青冢里孤吊的灵魂,静静的躺在那个冰冷的世界里,除了偶而有只山雀落在坟头婉转几声外,更多的是残月与夜露与之为伴。

我清晰的记得,云儿从那天无奈的坐上别人的花轿到现在已经整整三年,三年来我的心一直在隐隐作痛,象是有条深裂的口子久未逾合。时不时还有生血渗出,我已无所谓痛与不痛,因为长久的疼痛只会让人神经麻木。沉重的记忆总不愿回到三年前那个没有阳光的冬日。

那天,村里来了很多人,抬着大红的花轿,敲着刺耳的锣鼓。

大红花轿抬走了满面泪痕的云儿,我的心在琐喇与锣鼓的悠扬声中碎裂,亦如那调落的花瓣,转瞬间散落得满地都是。

人生的痛苦莫过于和自己深爱的人生别死离,那犹如别人拿着棍子捅你的心窝般痛。

我清楚的知道,云儿过了那天早晨,就将成为别人的新娘,成为一个与我毫与相关而又牵肠挂肚的女人,然而,就是这个即将与自己毫无关连的女人,在这天的前一个夜晚,一个月光羞涩的夜晚,在我那个不避寒风的破屋里,我们完成了人生原始而又伟大的灵与魂的交媾。

当我的灵魂进入她圣洁的身体里时,一片殷红在破旧的床单上蔓延开来,犹如一朵山茶花在风中绽放,云儿的脸上有淡淡的笑容升起,我却在这片殷红中哭得象个三岁孩子,因为我知道这花开得不合时宜,她只有短暂的光茫。

那个秋后的傍晚,西沉的红日把她落寞的桔红涂满天际,我依靠在村前那棵熟息的老槐上愁思万绪,我喜欢这棵老槐,只有它懂得我和云儿的爱,只有她不认同世俗。

轻微而熟息的脚步把我从愁思里惊醒,是云儿,那个我用脚指头都能感觉得出来的云儿,她满脸愁云的来到我身边,她没有象往常那样拉我的手,“水,今晚我要把我给你!”

“什么?”我嘴张得老大“你疯了吗?”

“没有。我是认真的,我要把我的次留给我的人……”

也许我很软弱,也许我很自私,我答应了她,更多的是我需要那份爱,那怕很短暂。

云儿离开我的房间时,月光已没进了云层里。她向我生硬的挤出了一丝苦笑,转身没入了夜幕里。就在她的背影淹没在夜幕的那一刻,我的泪水象决堤的海水,汹涌而出……

云儿走了,似乎什么也没留下。似乎什么都留了下来,包括一个少女的灵与魂。

记忆拉回到高三的一个夜晚,同学们在哀宛的歌声里踏上了各自回家的路。在茶话会散场的尽头。云儿央了密友往我手里塞了张纸条,纸条上盈满一个少女的满怀情思,我在油灯下一遍一遍的细读,深情而滚烫的文字让我泪流满面,我把纸条紧紧的贴在心口:“云儿,我也爱你,从无知孩提到风茂少年。”

云儿在我心中永远是个好女孩,不只因为她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,水灵的脸蛋。还因为她有一颗善良而真诚的心,和那善意的倔强。

小时村里有十多个跟我们差不多年龄的孩子,大家常在村外的山上采山花,捉迷藏,办家家。做结婚游戏时云儿总是要扮我的新娘。这好象是她的专利。那时还只是懵懂的孩提,新娘一词在我们心中只是一个苍白的名词。到后来大家真正懂得了什么叫结婚,什么叫新娘时,一想起儿时的荒唐就不忍脸红心跳,也就是在这种脸红中,我的身影渐渐的沉淀进了云儿那两弘秋水里。亦如我总远远的观看云儿那倩美的身影的眼神,总是经意与不经意。

许多孩子不愿跟我玩,因为我家穷,穿得破烂。可云儿总是不嫌弃,那怕就她一个人,她也会跟着我上路下路的跳。小脸笑得象朵山花。

离开学校转眼就是一年多了,那是一个春天的傍晚,落日把村前的小树林染成金黄,还是那个棵老槐树下。槐树枝丫上已有许多嫩叶生出,鹅黄鹅黄的,象少女粉嫩的脸。云儿斜依在老槐身上,神情专注的看着坐在地上拔拉着小草的我。“水,你还是找个人去向我爸爸提亲吧,这是我们这里的风俗。”“能成吗?”我不大自信的看着她。“成,不成我不依。”

我央了村里会说媒的周三婶,村里的人都说她能把树上的鸟儿都给哄下来。稻草都说得成金条。我平时虽然有些不大看得起这样的人,但我这时对她却比对我亲妈还好,因为我的命运好象要她来改变。

我们到了云儿家里,云儿的爸在门口编着背篓,云儿看见我们来了躲到门后去了。

周三婶把嘴附在云儿他爹的耳上说明我们的来意,云儿爹脸上闪过一丝短暂的惊诧,接着就平了下来,“周三婶,孩子她们懂啥,闹着玩,不成气候。”

真不愧为做了十年村长的人,遇事总是那样处变不惊。

周三婶开始使用起她那巧舌来,“云儿她爹呀,你看这孩子还真不错,生得俊俊俏俏的,做事又沉着,听说读书常拿名呢,脑瓜子一定好使。”

云儿爹没有答话,静静的编着他的背篓。

“唉,都怪他爹走得早,家里贫穷了点,不过现在时代不同了,有人就有家嘛。云儿她爹,你说是不是?”

云儿爹放慢手中的活,“三婶,不是我不给你们的面子,你看我云儿,才从学校毕业不久,还年轻着,这事以后再说吧。以后再说吧……”

我分明在他眼里看到了几份不屑,说云儿还小只是一种推托,我这时总算明白什么叫势力小人。

云儿爹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蔑渣。“三婶,没事就留下来吃顿便饭吧,我村上还有个会,得先去下。”

云儿的爹已下了逐客令,我也再顾不得什么尊严面子了,我“嘭”的一声跪在地上,“伯父,你就成全我和云儿吧,我们是真心的。”

云儿爹回过头来,“水娃,不是我不同意,你还年轻,不懂得什么是过日子,你以为你们年轻人口口声声喊着的爱情能当饭吃吗?能当衣穿吗?能当房住吗?”……“我活了大半辈子,总算活了个明白,钱是好东西一点不假。”

从云儿家回来,我把自己关在屋里整整想了三天,总没有想明白:为什么穷人就不配有爱情,爱情为什么在这个地方就变得一钱不值?

云儿虽然在家不断的和她爸闹腾,可是她毕竟还只是个弱女子,她能改变得了她爸眼中的真理吗?她经不起三姑四婶的苦劝,还有她母亲的死逼。

秋夜,晚风已有几份凉意,被看管了好长一段时间的云儿突然找到我,“水,我爸要把我许给李国平。”

我沉默了半响“唉!这世上有钱真好使,谁让我这么穷呢!”[1][2]

云南H型钢
脂20科学减肥
筑志红中麻将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