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旅游

乐云司机救人反被诉的荒唐逻辑背后

2018-12-03 16:43:51

乐云:司机救人反被诉的荒唐逻辑背后

当小悦悦事件的阴影尚未散去,整个社会都陷入深深的悲痛与反思时,一则司机救人反被诉的报道再次撩拨着我们敏感的神经。

据《江淮晨报》报道,安徽枞阳县陈氏兄妹一纸诉状,将安庆市中北巴士有限公司告上法庭,理由是其母在公交车上发病,由于驾驶员错误施救,延误了抢救的时机,导致其母不幸死亡。为此,他们要求依法判决被告赔偿原告母亲因乘车死亡的各项赔偿计8.3万元。

按照陈氏兄妹的说法,其母虽然有心脏病史,在乘坐15路公交车时发病,但如果诊断准确,抢救及时,对症下药,她完全可以转危为安。如果不是驾驶员诊断失误,不当抢救,也不会加速其母的死亡。

表面看来,陈氏兄妹的说法颇有合理之处,正是由于抢救人员的不当行为,才加速了其母的死亡。但实际上,陈氏兄妹的逻辑推理存在着太多似是而非,张冠礼戴,经不起推敲的地方,其逻辑的混乱甚至荒唐有必要引起我们的警惕。

陈氏兄妹逻辑的荒唐之处,主要表现为三点:

其一,突发性心脏病,本身在医药上是一大难题,再高超的医生都难以解决的问题,如何能是一句抢救及时就可以化解得了的?从的死亡鉴定书上看,陈母死于间质性心肌炎、慢性心包炎,累及心传导系统引起心律失常,终因心力衰竭而死亡。陈母之所以死亡,主要原因在于她自身病情的严重及突发性,这是任何外力都难以阻拦的客观现象。即使抢救及时,也很难说能挽救回陈母的生命。

其二,陈氏兄妹指责司机没有医师资格,盲目抢救和抢救不当,终加速了其母的死亡。但遵循陈氏的逻辑,既然司机没有医师资格,便不能冒然施救,难道忍心让司机坐视乘客晕倒而不理不睬吗?如果我们站在司机的角度,当公交车在接送旅客时,遇到乘客晕倒,司机立即停车并予以抢救,这正是司机心和公德心的体现。当时天气炎热,陈母陡然昏迷,司机认为陈母可能中暑了,便与车上的乘客一起对老人进行刮痧与喂服红参,或许事后看来是抢救不当,但在当时情况紧急关头,这样的处理也是合情合理的,何况他们迅速拨打了120和110呢?

其三,陈氏兄妹明明知悉其母患重病,却放任她孤身一人在炎热的夏日挤公交车,如此做法是否存在监护的缺失呢?既然知道母亲有严重的心脏病,便应预测到其病发的突然性与危害性,便应该时时有人陪伴与防护,不让她一个人出行。更何况是在大暑天里让她老人家挤公交车呢?

然而令人意外的是,存在如此荒唐逻辑的诉状,竟然被安庆市迎江区人民法院接受,并将择日开庭审理。如果法庭真的判决原告胜诉的话,那将是一桩新的 彭宇案 上演,将对中国的司法公信与道德体系是一记沉重的打击。

其实从这桩司机救人反被诉案件的背后,给我们留下了诸多的反思空间。除了必须反思必须加强公共救护意识以外,我们更应该反思的是见义勇为是否应该被质疑甚至问责的问题。

我们且看纪昀《阅微草堂笔记》里记载的一则故事:雍正末年,东光有条经常泛滥的胡苏河。一次,一位年轻的寡妇, 一手抱儿,一手扶病姑(婆婆)涉水。至中流姑蹶而仆,妇弃儿于水,努力负姑出。姑大诟曰: 我七十老妪,死何害?张氏数世待此儿延香火,尔胡弃儿以拯我?斩祖宗之祀者,尔也! 妇泣不敢语,长跪而已。越两日,姑竟以哭孙不食死;妇呜咽不成声,痴坐数日,亦立槁。

在道学家眼里,妇人的选择是荒谬的,因为 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 。在选择的天平上,延续香火的法码当然更重。但如果妇人选择了救孩子,恐怕也会遇到道学家的质疑,因为 百善孝为先 ,媳妇不救婆婆,乃人生之大不孝,这样的女人还有颜面活在世上吗?从这个意义来说,妇人的任何选择都是错的,她将为此终生背上骂名。而大学者纪昀的观点却让我们耳目一新。在他看来,当时急流汹涌,根本就来不及 深思长计 ,因而妇人作出的任何选择都是可以接受的,甚至可以说 超出恒情已万万 。当彼电光火石之际,妇人选择任何一个都是值得嘉许的,如何还要质疑甚至谴责她的选择呢?

同样的道理依然实用于这位见义勇为的司机身上,当 义 在前端闪耀之时,人性的本能是冲上去救人,因为生命是可宝贵的。虽然终的结果并不一定圆满,被救的人也并不一定能活下来,但从社会公德的履行与正义良心的伸张来说,任何救人的义举都不应该被质疑与被谴责。

因为救人,与对错和专业无关!

(:xiaozhu)

卡斯罗犬价格
打鱼上下分
围栏护栏网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